水上欢歌

2012-05-01 21:35:30 来源: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浏览:3975

      
                                                                                      《茉莉花》


  四月的苏北平原,满目的油菜花黄、荷塘叶绿,正是人们感受盎然春意的大好时节。南京市音协组织部分省市创作会员赴里下河地区体验民风民俗,聆听民间音乐,收集创作素材。
  
一路上,“南京市音协采风团”鲜红的旗帜招展在各个景点,吸引了众多游人的目光,给原本姹紫嫣红的乡野增添了一抹亮色。
  
兴化的“李中水上森林公园”是森林与河网同体的景区。一排排、一片片粗壮的树木耸立于河水之中,河道纵横交织,清粼闪亮。音协采风团成员分坐两只竹伐,时而靠近,时而远离,你追我赶,好不热闹。树丛间时有被惊出的白鹭在我们头上飞来转去,撑竹伐的排工玩笑地说:你们千万不要张嘴巴,如果鸟粪掉进哪个人的嘴里,那可就中大彩了。
  大家一边开心地欣赏着水中美景,一边听导游介绍景区的情况,其中有一段话让大家感慨不已,导游说:“这些长在水里的杉树,都是当年南京的上山下乡知青栽种的。后来南京知青走了,但是他们栽下的水杉却长成了大片的森林,成了当地老百姓开发旅游的绝好资源。李中人忘不了南京知青,李中人永远感谢南京知青。”
  
知青的话题也让我们采风团的一位成员想起了自己当年在农村插队时的难忘生活,曾经的他,如今已是踌躇满志。只见他从排工手里接过竹篙,向河底使劲撑去。左一篙右一篙,木排在他的作用力下,继续前行着。可是过了一会儿,木排速度渐渐迟缓了下来,再看看撑排的“知青”,正呼呼呼地直喘粗气,还揶揄地说:唉,人老了,不敌当年的知青喽。
  
“李处,没累着吧?”不知谁关心地问了一句。这一问不要紧,可急坏了旁边的排公:“什么?李处?还是个处长!快把竹篙给我吧!”“哈哈,排公,别紧张。他是南京来的,管不着你的!”大家嘻嘻哈哈地逗着排公。
  
竹伐继续向纵深划去,景色也是越发的好看了。拍照的人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蹲下去,寻找着最佳角度“嗨,再给大家拍几张采风照吧!”“好!好!”大家热烈响应,采风旗很快在其中一条竹伐上展开了,“咔嚓”一声,照片搞定。“哎,怎么不拍了?两条船呢,我们还没拍呢?”坐在另一条竹伐上的军旅词家李峰向秘书长孙建民喊开了。“要拍,要拍,马上就拍!先把这面旗帜接过去”话音未落,采风旗已向对面的竹伐抛过去!不好!没接住!它要落水了!一阵惊呼之后,端坐竹伐的人立刻手忙脚乱起来,李峰前倾身体,伸出长长的手臂,想要抓住它。坐在旁边的我一把拉住了他:“嗨,当心!老师,你会水吗?”面对这慌乱的场面,排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值得这样大惊小怪嘛?看我的!只见他竹篙轻扬水面,嘿!采风旗被挑了上来。李峰接过湿了一半的旗帜:这怎么拍照啊?湿的半边比没湿的那半边显得更加鲜艳!不知谁喊了一声:“嘿,干脆把旗帜放在水里全弄湿算了,这样颜色就一样了。”“好,就这样,别动!”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咔嚓”一声,众人那不知所措的神态和湿漉漉的采风旗,就定格在孙建民的相机里了。
  
“哈,好逗啊!不愧是音乐家啊,心态好年轻啊。”在顺流而来的其他竹伐上的旅游团队的相机也对着我们不停地“咔嚓咔嚓”。“哎——南京的音乐家们,给我们大伙儿唱首歌吧!”有一位游客小伙对我们喊道。唱歌?唱什么歌?正玩得开心的我们一时没转过弯来。谁唱?大家正商量着呢,爽快的雷明晶就噌地站了起来,两手在嘴边圈成喇叭状:“哎呀咧——哎!……”江西的兴国山歌传了出去!“噢!唱得好!”掌声、笑声、歌声,还有白鹭的鸣叫声,在这片南京知青栽下的水上森林中久久地回荡……
  
不知不觉中,午餐时间到了,我们在水边的小木屋里用过餐后,又兴高采烈地奔向另一个采风地——“兴化千亩垛田”。
  
汽车还未在景区停稳,那一望无际的鹅黄色的油菜花已强烈地震撼着我们的眼球。景区喇叭里传来的歌声,让我们这些音乐人滋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
  
鹅黄养眼,芬芳扑鼻。音乐家们都忙坏了。有的去菜花中找感觉,有的去与游人攀谈,有的去登高望远,还有的去了哪儿?呵呵,我不知道了!此时,好像给人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感觉。哈哈!谁让这里这么美呢,音乐家们都忘记了这是一次集体行动啊。
  
“哎——,南京的音乐家集合了,要划船了!”划船?这里到处都是油菜花,船往哪儿划啊?随导游来到岸边,果然有许多小木船停在那里,不少船娘船姑船哥船爸模样打扮的人正在安排客人上下船呢。我们乘坐的两只小船很快就向菜花腹地划去。船儿悠悠溅起串串波浪,水路弯弯浏览美景无数。此情此景又让音乐家们兴奋起来,他们一边费力地划着船上供游人使用的红色船桨,一边煽动船娘唱歌。船娘倒也爽快,停下手中的船浆,唱起了《拔根芦柴花》。虽然她的歌声缺少一些技巧,却也增添了船上的欢乐气氛。不知船娘是有意说自己唱的不好还是想为同伙拉点生意,她说后面有专门唱歌的姑娘唱得很好,不过要十元钱点唱。是吗?静静一听,远处还真有听上去比较专业的歌声隐约传过来呢。
  
“哎!船娘划慢点,等后面唱歌的船过来!”歌声越来越近了,唱的就是景区喇叭里播放的歌曲《梦水乡》:“笑望海光月/轻扣板桥霜/微风摇曳竹影/我的梦里水乡/万亩荷塘绿/千岛菜花黄/荟萃江南秀色/我的甜美故乡/绿色水乡/情系八方/碧悠悠的岁月/暖烘烘的心肠/总把美丽融进水上森林/赠你一路芬芳……” 此时听来,这首歌曲更加的委婉动听。
  
“姑娘,我们是南京音乐家协会的词曲作者,你演唱的感觉很好,我们还想听听本地的民歌,请你再唱一首好吗?”姑娘还没说话,她那条船上的游客却大声地嚷开了:“那不行,我们可是付费请她唱歌的。你们要听她唱民歌,得付费!”这时姑娘开口了:“你们是音乐家,要先给大家唱,我就不收费给你们唱一首。”话音刚落,聚集在周围的六、七游船上的客人都鼓起了掌:“欢迎南京的音乐家来一个!”
  
“好!谁来?” 孙建民问大家,“谁来?你来!”不知谁说了声。还没等秘书长开口,靓女雷明晶又噌地站了起来,面向游客,脖子一扬:“哎呀咧——哎!……”
  
哈哈,怎么又唱这首兴国山歌啊?来点别的吧,唱首秀美的。秀美的?唱什么?“就唱我们南京六合民歌《好一朵茉莉花》吧”,秘书长提议道。“好!好!就唱《好一朵茉莉花》。”谁知歌声刚刚响起,立即遭到其中一条游船上客人的抗议:“这是我们扬州市歌,怎么成南京民歌了?”
  
扬州市歌?你们是哪个地盘的?哈哈,我们是扬州大学的。这条船上坐的都是扬州大学的老师!不信啊?这位就是我们学校的校长!
  
什么校长不校长的,我们音乐家协会的前任主席雷主席还在这儿呢!《好一朵茉莉花》怎么是你们扬州市歌?分明是我们南京的嘛!是你们扬州抢了我们南京民歌!谁抢你们南京民歌了?《茉莉花》就是我们扬州市歌,全扬州人都可以作证!那我们全南京人也可以作证《茉莉花》是我们南京民歌!是你们扬州人抢了我们的民歌!呵!乱了,都乱了,火药味越来越浓,已经听不清楚双方在说什么了。水边的小泥洞里伸出几只小红爪子,它们是谁?仔细一看,哦,是躲在洞穴里的龙虾和螃蟹。看来,它们也被这吵闹声惊扰了。
  
这么吵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啊,怎么办呢?还是雷主席有办法:“大家都别吵了!让我来给大家说说什么是民歌吧!”于是,雷主席以他特有的委婉平和的语调向大家娓娓道来。听完雷主席的一番讲解,大家心里顿时开朗起来。扬州大学的校长也深有感触地说:“南京扬州同属江苏。让我们一起来唱这首传遍世界的民歌《好一朵茉莉花》吧!”
  
“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她……”我们音协采风团首先唱起了这首歌,杨州游船上的客人们则热情呼应。悠扬的歌声吸引远处更多的游船向我们这边靠拢、汇聚。
  
一位扬州大学老师感叹道:“主席就是主席,说出来的话就是让人佩服。刚才敌对的局面,主席三言两语就给化解了。主席,您再给我们讲讲吧。”
  
好——!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来。雷主席清了清嗓子又说开了:姑娘唱的这首歌,把四面八方的船儿吸引了过来、把我们大家凝聚在一起,使我们更加感受到音乐的美好。音乐是人类爱和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期望,我们一定要做好音乐工作,多向民间音乐学习,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这边正说着话呢,外围的几条游船又向我们喊话了:再唱一首歌吧!嘿,这一吵一闹,我们倒将听姑娘唱民歌的事给忘了。“姑娘,给我们唱一首当地民歌吧。”姑娘很大方地站了起来,整一整头巾,唱起了一首奶奶教给她的童谣《奶奶的小油灯》。
  
“唱得太好了。姑娘,再给我们唱一首吧。”“你们还要听啊?还是去听我妈妈唱吧!妈妈唱得比我还好哪!”
  
妈妈唱得还要好?妈妈在哪?在前面游船上。哗,哗,哗,一阵阵浪花翻卷,八、九条游船纷纷掉头向前方驶去。去追赶“妈妈”的小船,去聆听“妈妈”的歌声。
  
大家很快就聚拢到“妈妈”所在的游船旁了。“妈妈”的打扮与女儿一样,只是面容略显沉稳些,歌喉却真得比女儿亮丽许多,演唱的感觉也比女儿丰富许多。面对突然涌来的如此之多的游船和游客,“妈妈”似乎有点惊奇,当她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也没说要钱,随口就唱起了歌剧《红珊瑚》中的选曲《珊瑚颂》。唱得真是无可挑剔!
  
哎?歌声里怎么出现男声了?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们采风团的帅哥赵琳,他情不自禁地加入了“妈妈”的演唱行列。接着又有吴洪彬加进来了,齐国、唐付林也加进来了,三个、四个……呵呵,独唱变成大齐唱了。
  
一曲唱毕,“妈妈”发话了:对面的男声,敢不敢跟我对唱啊?呵,“妈妈”还挺有挑战性呢!赵琳应声道:没问题!你说对什么?《敖包相会》怎么样?妈妈步步紧逼。
  
好!来吧!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啊,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嗯?怎么有女声进来了?哦,是雷明君、陈丽君等人在帮腔。其他船上的游客齐声抗议道:这不公平!你们已经有好几个男声唱了,还要加女声,不要比了,算你们输了!这就算我们输了?刚才帮腔的女声赶紧捂住嘴巴,不唱了。
  
“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哟,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哎?怎么又有女声加入“妈妈”行列了?一看,又是雷明君、陈丽君等人。赵琳喊了起来:喂!你们到底是哪边的啊?女士们显然有点不乐意了:就听你们唱,男的也唱,女的也唱,就是我们不能唱!哼!
  
对面船上的“妈妈”又发话了:“刚才比的不算。你们那么多人,男的女的都在唱。有本事你们就来一个男声跟我单挑!”
  
“还单挑什么?大家通通上岸来!” 岸上的管理人员拿着喇叭喊着,“四十分钟的游船,你们都划了一小时四十分钟了!还不够啊!快上快上!通通给我上岸!后面还有游客等着我们船回去呢!”
  
“大家再等等,请听我朗诵一首即兴创作的诗歌再上岸!”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江苏工人报》原主编、著名诗人杨德祥笑容满面、激情澎湃地放声朗诵:“船儿到港不肯抛锚,因为船上有一首歌谣,虽然是半路而生,却是我梦中永远的符号。”
  
“好——!”掌声、笑声再次爆响。“噢,我们赢喽!我们胜利喽!”音协采风团的成员们兴奋得举起手中的船桨,手舞足蹈地简直像群孩子。“谁说你们赢了?明年菜花开的时候,我们再来比试比试!”船上的“妈妈”还在不服气呢!
  
大家终于恋恋不舍地离船上岸了,那首《梦水乡》还在喇叭里反复播放着,仿佛要把这美丽的垛田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
  
坐上音协采风团的大巴车后,李峰很快写出了一首新词《油菜花开》,赵琳则酝酿出了新歌词的题目《寻找音乐的色彩》,李处也在考虑怎样将活跃基层文化生活、培养基层文艺骨干的课题纳入到文化处的日常工作。著名词家、南京市音协顾问卢咏椿显得特别兴奋,他希望南京音协今后多组织这类活动,以促进南京的音乐创作。江苏省艺术研究院院长、曲作家晁岱健激动地说,采风活动对音乐创作非常重要,也许不会立时显现,但日积月累,采风而来的情感体验和生活素材会给音乐创作注入不竭的灵感和活力。雷主席更是祝愿南京的音乐创作在新一届领导班子领导下,取得更加辉煌的成绩。
  
车子离景区越来越远了,但大家的思绪却依然沉浸在那难忘的情景中……

(文/熊初保)


摘自《南京音乐通讯》第十三期第三版

 

上一篇:兰溪行
下一篇:观海上日出

相关文章

[2012-05-01 21:35:30]
[2012-04-30 18:11:09]
[2012-04-30 18:04:19]
[2012-04-29 23:59:22]
[2012-04-24 19:41:48]
[2012-04-30 18:04:19]

Copyright ? 2003-2011 music135.com 版权所有

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四条巷12号 联系电话:025-84578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