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民歌

2012-04-30 21:45:39 来源: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浏览:3887


浅议南京民歌的源与流

邓东虎

〈一〉

民歌是什么?鲁迅先生有过精彩的论述:“在昔原始之民,其居群中,盖惟以姿态声音,自达其情意而已。声音繁变,寝成音辞,音辞谐美,乃兆歌咏。”江苏民歌正是以其优美动人、丰富多彩的旋律,或质朴豪爽、或华丽婉约的风格,自立于中国民歌之林的,南京民歌则是江苏民歌中一束绚丽的奇葩。

    文化也好,民歌也好,总是有“源头”的。最近我细读了薛冰先生的著作《家住六朝烟水间》,受益匪浅。他对南京的历史渊源、政权更迭、人文地理、城市文化等,提出了许多新颖的观点,令人耳目一新。南京文化,从历史上讲,它属“楚尾吴头”——楚文化和吴越文化的交界线;从地缘上讲,它属“南北交汇”——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的结合处;从人文上讲,它属“反客为主”——中国历史上几次巨大的人口迁移(尤其是改朝换代的人口迁移),将南京原属的吴文化吴语言东移了。外来的政治、经济几乎将本土的“风土人情”取而代之;从文化上讲,它属“兼收并蓄”——“原文化”接收“新文化”,“新文化”又接收“新新文化”------。一次次地改变,一次次地刷新,一次次地融合,逐渐成为南京民歌形成和发展的“源泉”特征。

〈二〉

    今年4月,我随南京市音协采风团来到“采风”的最后一站,南京唯一的“吴语区”——高淳县,有幸听取了县文化馆领导对当地民间歌曲的介绍,并现场聆听了该文化馆组织的民间艺人原生态民歌的演唱。有趣的是,其中一首歌,竟然酷似江西民歌,我们几位江西籍同仁开玩笑地说:“只差加上‘哎呀来——’了”。原生态民歌出现这种情况,我认为可以有几种解释:

    1、原有的。既然南京是“楚尾吴头”,那么楚文化总会留有历史的沉淀。江西历史上也属楚文化圈,民歌相似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也可能后人们写新民歌时,为追求江苏民歌的“典型”特色而避免借用近似江西民歌的素材。所以,我们偶然听见类似“江西调”的南京民歌就难免会感到新奇了。

    2、客家人留下的。“客家人”是中南尤其是华南一带,对“北方”迁来的而又相对集中居住的外来人群的称谓。南京历史上几经人口迁移逐渐形成以外来人群为主的“格局”(反客为主),故不会称自己为“客家人”了。如果当年“客家人”南迁路过南京时留下一部分,其余继续南移(走一路留一路),那么留下的民歌也就自然会与继续南迁(如江西)留下的民歌相似了。

    3、江西人带来的。历史上,长江中下游地区多次发生过农民战争,而元末朱元璋与陈友谅之战、清末太平军与清兵之战中均有不少江西籍的士兵,战后许多人留下成为当地的永久居民;还有湘鄂赣一带的商人、文人、居民顺流而下最终留驻南京也是有可能的。总之,无论是原有的、迁来的还是路过留下的人群都会成为南京民歌之“源”的。

    〈三〉

    说过南京民歌的“源”,该议一议南京民歌的“流”了。“源远流长”的南京民歌与南京城、南京历史一样,够“源远”的了,那么“流长”呢?说来也巧,高淳民间艺人演唱的另一首歌,更令我关注,它不象江西民歌,而极似青海民歌,不,准确地讲,极似曲艺说唱——“西宁贤孝”或“青海平弦”。

    青少年时期我曾在青海生活、工作过几年,也参加过当地曲艺说唱的伴奏,现在还能随口哼上几句。我曾听青海的老人和文化人谈起,明朝初期朱元璋发配过一些南京人(他们原居住在南京的朱四巷、又叫竹紫巷或绽紫巷等)到青海西宁,这些人很自然地带来了南京方言、南京文化、甚至南京音乐和说唱艺术。比如青海话与南京话一样eneng不分;又比如个别青海人仍以祖籍是南京而自豪。当然口说无凭,采风结束后我回家查了资料,果然有所收获。

    1、西北师范学院高天康教授编写的《音乐知识词典》中写道:“[青海平弦]曲艺的一种。流行于青海西宁、大通、湟中、湟源等地。据传明初由南京传入,并吸收了西北地区民歌、戏曲音乐而形成……音乐曲样丰富优美,平稳温和。属本地音调的有银钮丝、十里墩、大摆队、清水令、满天星等,其中某些曲调与眉户相似;属南京传来的曲调有斋情、篇儿、落江雁、南路儿、凤阳路、上月调等。其中某些曲调还保持着南方腔调的优美格律……

    2、网上另一百科书籍介绍“青海平弦戏”的条目中说:“……而平弦的杨吴花、倒扳桨、茉莉花、水仙花等曲调在旋律、调式和名称上又和南方的有些民歌相似相近,有的唱词内容都完全一样。这可能与传说中的南京绽紫巷的居民全部发配青海西宁有关。总之,青海平弦曲艺的音乐唱腔有南腔,也有北腔……成分比较复杂。”

    3、同样,《曲艺》杂志200701期则是这样刊登的:“青海平弦,曲艺曲种……从曲调上看……近半数是明、清两代人从江苏、浙江等地传入的……”。

    以上资料说明,也许从明初起,南京乃至江苏的民歌和说唱艺术就“流向”青海了。南京民歌在其发展中不断汲取外来之“流”与己结合,形成自己新的民歌之“源”;本地的“源”又“流”至外地,与当地结合形成了外地的民歌之“源”或“新源”——这不正是中华文化、中华音乐交流融合的生动写照吗?当然,如果仅凭几首原生态民歌就断定以上素材为高淳独有,未免太武断了,毕竟在南京甚至江苏的其它地方也能听到相似或近似的民歌。但这次能在欣赏、“拜访”高淳县民歌之际,共同探索南京民歌“源远流长的奥秘,回味江苏民歌秀美多彩之奇妙,还是颇感欣慰的!

〈四〉

    如果说,当年文成公主入藏时同时带去的中医、中药(或称汉、汉药、唐、唐药)与当地结合形成了藏医、藏药:随着历史的推移变化,中医中某些失传的医典药方极可能由藏医保留下来,那么民歌呢?本地一些史书记载仅有曲名而民间已失传的民歌,或有其名而无其谱的“失源”民歌,能否从早已走向外地的“流”中寻觅呢?

                                                                

上一篇:民歌金矿

相关文章

[2012-04-24 17:46:56]
[2012-04-23 12:08:04]
[2012-04-30 22:07:38]
[2012-04-30 21:51:50]
[2012-04-30 21:45:39]

Copyright ? 2003-2011 music135.com 版权所有

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四条巷12号 联系电话:025-84578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