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晁岱健歌曲《乡愁》

2012-04-24 22:59:14 来源: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浏览:7190

            歌曲《乡愁》
不是咏叹  胜似咏叹

——谈晁岱健的歌曲新作《乡愁》

 

主题音乐会感动京城

     由一首歌曲的音乐发展、衍伸成多种音乐形式的专场音乐会,在音乐界是不多见的。“情中国——《乡愁》作品音乐会”于2008114日晚在北京隆重举行。该音乐会主题是:“同颂一首诗,同唱一首歌,同奏一支曲”。

“一首诗”就是余光中先生的诗歌《乡愁》,“一首歌”就是江苏省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晁岱健先生历时4年创作的歌曲《乡愁》,“一支曲”就是根据晁岱健的歌曲《乡愁》而创作出各种形式与风格的乐曲。如:德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朱世瑞先生暨音乐工作室创作的二胡与乐队《乡愁》交响曲(图1)、克斯与乐队《乡愁》交响曲(图2)、钢琴与竹笛《乡愁》六重奏美国朱莉亚音乐学院15岁的天才音乐家龚天鹏创作的《乡愁》交响序曲钢琴协奏曲《乡愁》(图3),戴玉强(图4)、汤灿(图5)分别运用不同的演唱风格对歌曲《乡愁》激情演绎等。音乐会赢得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演出获得极大成功。

出席音乐会的有中纪委、统战部、共青团中央、国台办等领导;中国保利集团的专家领导、北京的音乐、艺术院校的专家教授等。担任演出的中国歌剧舞剧院常任指挥姜金先生(图6)表示:《乡愁》歌曲旋律太美了,感谢晁岱健院长2008年新春给中国歌剧舞剧院送来了如此美好的音乐作品。已是80多高龄的余光中先生专程从台湾赶来参加音乐会,在晚会现场他深情地说:“当年写《乡愁》的时候40多岁,离开大陆20多年,似乎看不出回来的希望。许多回忆与对中国文学的认识,带着哀愁与压抑写出了这首诗。后来回来了,回乡的诗也写过,可是还是不能解开乡愁,因为很多人看不见了,很多景色也看不见了,乡愁就带些沧桑感。所以,对乡愁的理解要加上地理、时间、文化的背景。”当问及诗歌流传了37年之久,曾经有很多音乐人士为之谱曲、演唱,观众反响比较强烈的是哪次时,余光中先生肯定的说:“应该是今晚!”

晚会结束后,观众们久久地不愿离去,有的已经在哼唱歌曲的旋律了,一些人眼里含着泪花走出剧院。

诗情乐音的灵感与打磨

说起对于余光中《乡愁》的歌曲创作,晁岱健先生不无感慨:“在参加庆祝申奥成功的集会上,现场聆听余光中先生本人朗诵《乡愁》。当余光中朗诵‘我在这头’的句子时,台下万人之众一起和着余老的声音齐声高诵‘母亲在那头’,我当时感到热血沸腾,一生中从未遇到过如此心灵沟通的震撼场面。”法国作曲家圣桑认为“音乐始于词尽之处,音乐能说出非语言所能表达的东西……,它能传达出任何词也不能表达的那些印象。”晁岱健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为什么不能把它谱成曲来唱呢?”突发灵感,一曲款款深情的《乡愁》旋律在晁岱健的心中、在他的笔尖激情流淌。当然,一部优秀作品的产生是需要经过不断的提高和打磨,让著名诗歌《乡愁》的歌曲流传开来坚定了晁岱健的恒久决心。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无论走到那里,他都在琢磨曲调上的精练。

2006年年底,晁岱健将第一个小样寄给了在台湾的余光中先生。200718日,晁岱健接到了余光中的电话,余光中说听了他写的歌曲《乡愁》,对大陆的思念之情倍增。接着,余光中发来亲笔传真,赞扬谱曲成功,并对整首歌曲的修改提出了意见,传真中说:“前后听过两遍,歌声乐韵,悠扬动听,诠释的颇为尽情。不过,拙作此诗本是小品短制,似不宜放得太长。”根据余光中的意见,晁岱健对歌曲作了修改,现在的版本既体现了原诗中的忧伤情怀,又用音乐扩展了文学内蕴的张力。为适合多种演唱,晁岱健制作了美声男声版、通俗男声版、男女声对唱版及演奏版等七种版本。歌为情生,情为歌魂,歌曲《乡愁》很快得到了艺术界同行的广泛赞许。

2007616日上午,余光中先生专程来南京出席在鸡鸣寺举办的端午诗会,晁岱健在会上亲自演唱《乡愁》。余光中坐在舞台中央神情凝重,略带思索地听作曲家演唱。一曲唱罢,全场掌声雷动,激动的余光中紧紧握住晁岱健的手一时哽咽无语。一位是文学的“乡愁”,一位是音乐的“乡愁”,同乡同感,“愁”在心头。余光中说:“自己作为南京人,这首诗由南京作曲家谱曲,感到十分欣慰。而且,经过修改后,这首歌更加浓缩、紧凑,加倍精彩,一定会赢得更多的听众。歌曲结构合理,器乐、声乐有机配合,民族、通俗、美声各种歌唱形式兼备,很好地传达出《乡愁》的感情。”恭逢盛会,名流云集,《乡愁》歌声的翅膀扇动了余老的诗情,他高声激动地为《乡愁》又续新词,“未来啊!乡愁是一座桥梁,我去那头,你来这头……”

亲情之深 得意象之外

歌曲《乡愁》是五声音阶的复二段体曲式,前部分用口语叙述的方式娓娓道来,吟唱中的“小时侯,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和“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都如温情凄美的絮语,在品酌万千思绪的苦酒。歌声中,“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一句音列上行下行的走向,令人感动的噙着泪花,在脑海中浮现出余光中《扬子江船夫曲》诗中的长江母亲,“微笑的水面一床摇篮”,知是天涯望断,奈何故乡寒烟。第二部分的“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乐句的半止音和半终止音均翻高了一个八度,将思念聚集的情感訇然爆发,音乐将乡愁推升到癫狂的状态,有鹤飞冲天的潇然。余光中在他的诗歌《舟子的悲歌》中,早已给我们酿乡愁念母的深情,他发自内心的吟道:“昨夜,月光在海上铺一条金路,渡我的梦回到大陆。在那淡淡的月光下,仿佛,我瞥见脸色更淡的老母。我发狂地跑上去,啊!何处是老母?荒烟衰草丛里,有新坟无数!”歌曲紧接前句“母亲在里头,母亲在里头”,一个复乐句,对母亲刻骨铭心的大孝之爱堪比歌剧中的大咏叹调,聆听之间令人不禁潸然落泪。

加入管子的悲情间奏后,第二部分复述高潮旋律,“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再次,你引颈仰天一悲嘶“(余光中语)。作曲家运用G宫转降B大调其五声音阶调式,看似平淡却造戒浊求纯之韵,在反复吟唱之间得清、和与深远的审美意境,转调衔接的五度跨越连着激昂处简约八度均呈绚烂之极。至此,作曲家将《乡愁》的追索扩展为全世界的华人对中华民族浓烈的情感守望。

1971年余光中的《乡愁》诗歌问世以来,陆续有作曲家为之谱曲,余光中均没有表态。晁岱健为《乡愁》谱曲,得到了余老的肯定。诗中各句尾有八个“头”字,对于谱曲已经比较难以处理,而旋律发展的需要作曲家又将诗句扩展为十一个“头”字,余光中对版的艺术布局称许为“头头是道”,并给晁岱健版权授权书,“同意,全权谱曲并演唱。”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听了这首歌后给晁岱健来信,“听了《乡愁》,觉得旋律很优美,根据余光中先生及专家们意见修改后肯定会更加动人,并在海峡两岸传唱开来。”黑格尔对艺术有一个中肯的评价,他说,“艺术理想的本质就在于使外在的事物还原到具有心灵的事物,成为心灵的表现。”晁岱健先生将原诗歌叠加的四度空间感(邮票、船票、坟墓、海峡)用音乐的形式有机地融合,用歌曲艺术的手段予历史沧桑中点化出中华民族的灵魂跋涉,有力度、有深度、有广度。我们祝愿《乡愁》的优美旋律在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中绵延流传。(文/曹绍德)


                                           摘自《南京音乐通讯》第八期第三版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2012-04-29 23:22:22]
[2012-04-24 22:59:14]

Copyright ? 2003-2011 music135.com 版权所有

南京市音乐家协会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白下区四条巷12号 联系电话:025-84578588